山色晴嵐景物佳,暖烘回雁起平沙。
東郊漸覺花供眼,南陌依稀草吐芽。
堤上柳,未藏鴉,尋芳趁步到山家。
隴頭幾樹紅梅落,紅杏枝頭未著花。

這首《鷓鴣天》說孟春景致,原來又不如仲春詞做得好:

每日青樓醉夢中,不知城外又春濃。
杏花初落疏疏雨,楊柳輕搖淡淡風。
浮畫肪,躍青嗚,小橋門外綠陰籠。
行人不入神仙地,人在珠簾第幾重?

這首詞說仲春景致,原來又不如黃夫人做著季春詞又好。

先自春光似酒濃,時聽燕語透簾櫳。
小橋楊柳飄香絮,山寺緋桃散落紅。
鴦漸老,蝶西東,春歸難覓恨無窮,
侵階草色迷朝雨,滿地梨花逐曉風。

這三首詞,都不如王荊公看見花瓣兒片片鳳吹下地來,原來這春歸去,是東風斷送的。有詩道:

春日春風有時好,春日春風有時惡。
不得春風花不開,花開又被風吹落。

蘇東坡道:“不是東風斷送春歸去,是春雨斷送春歸去。”有詩道:

雨前初見花間蕊,雨后全無葉底花。
蜂蝶紛紛過墻去,卻疑春色在鄰家。

秦少游道:“也不干風事,也不干雨事,是柳絮飄將春色去。”有詩道:

三月柳花輕復散,飄蕩澹蕩送春歸。
此花本是無情物,一向東飛一向西。

邵堯夫道:“也不干柳絮事,是蝴蝶采將春色去。”有詩道:

花正開時當三月,蝴蝶飛來忙劫劫。
采將春色向天涯,行人路上添凄切。

曾兩府道:“也不干蝴蝶事、是黃茸啼得春歸去。”有詩道:

花正開時艷正濃,春宵何事惱芳叢,
黃鸝啼得春歸去,無限園林轉首空。

朱希真道:“也不干黃鶯事,是杜鵑啼得春歸去。”有詩道:

杜鵑叫得春歸去,吻邊啼血尚猶存。
庭院日長空悄悄,教人生伯到黃昏!

蘇小小道:“都不干這幾件事,是燕子銜將春色去。”有《蝶戀花》詞為證:

妾本錢塘江上住,花開花落,不管流年度。
燕子銜將春色去,紗窗凡陣黃梅雨。
斜插犀梳云半吐,檀板輕敲,唱徹黃金縷。
歌罷彩云無覓處,夢回明月生南浦。

王巖叟道:“也不干鳳事,也不干雨事,也不干柳絮事,也不千蝴蝶事,也下干黃鶯事,也不干杜鵑事,也不干燕子事。是九十日春光已過,春歸去。”曾有詩道:

怨風怨雨兩俱非.風雨不來春亦歸。
腮邊紅褪青梅小,口角黃消乳燕飛。
蜀魄健啼花影去,吳蠶強食拓桑稀。
直惱春歸無覓處,江湖辜負一蓑衣!

說話的,因甚說這春歸詞?紹興年間,行在有個關西延州延安府人,本身是三鎮節度使咸安郡王。當時怕春歸去,將帶著許多鈞眷游春。至晚回家,來到錢塘門里車橋,前面鈞眷轎子過了,后面是郡王轎子到來。則聽得橋下校措鋪里一個人叫道:“我兒出來看郡王!”當時郡王在轎里看見,叫幫窗虞候道:“我從前要尋這個人,今日卻在這里。只在你身上,明日要這個人入府中來。”當時虞候聲諾,來尋這個看郡王的人,是甚色目人?正是:塵隨車馬何年盡?情系人心早晚休。 只見車橋下一個人家,門前出著一面招牌,寫著“玖家裝裱古今書畫”。鋪里一個老兒,引著一個女兒.生得如何? 云鬢輕籠蟬翼,蛾眉淡拂春山,朱唇綴一顆櫻伙,皓齒排兩行碎玉。蓮步半折小弓弓,鶯囀一聲嬌滴滴。

便是出來看郡王轎子的人。虞候即時來他家對門一個茶坊里坐定。婆婆把茶點來。虞候道:“啟請婆婆,過對門校槽鋪里請琥大夫來說話。”婆婆便去請到來,兩個相揖了就坐。壕待詔問:“府干有何見諭?”虞候道:“無甚事,閑問則個。適來叫出來看郡王轎子的人是令愛么?”待詔道:“正是拙女,止有三口。”虞候又間:“小娘子貴庚?”待詔應道:“一十八歲。”再問:“小娘子如今要嫁人,卻是趨奉官員?”待詔道:“老拙家寒,那討錢來嫁人,將來也只是獻與官員府第。”虞候道:“小娘子有甚本事?”待詔說出女孩兒一件本事來,有詞寄《眼兒嵋》為證:

深閨小院日初長,嬌女綺羅裳。
不做東君造化,金針刺繡群芳,
斜枝漱葉包開蕊,唯只欠馨香。
曾向園林深處,引教蝶亂蜂狂。

原來這女兒會繡作。虞候道:“適來郡王在轎里,看見令愛身上系著一條繡裹肚。府中正要尋一個繡作的人,老丈何不獻與郡王?”璩公歸去,與婆婆說了。到明日寫一紙獻狀,獻來府中。郡王給與身價,因此取名秀秀養娘。

不則一日,朝廷賜下一領團花繡戰袍。當時秀秀依樣繡出一件來。郡王看了歡喜道:“主上賜與我團花戰袍,卻尋甚么奇巧的物事獻與官家?”去府庫里尋出一塊透明的羊脂美玉來,即時叫將門下碾玉待詔,問:“這塊玉堪做甚么?”內中一個道:“好做一副勸杯。”郡王道:“可惜恁般一塊玉,如何將來只做得一副勸杯!”又一個道:“這塊玉上尖下圓,好做一個摩侯羅兒。”郡王道:“摩侯羅兒,只是七月七日乞巧使得,尋常間又無用處。”數中一個后生,年紀二十五歲,姓崔,名寧,趨事郡王數年,是升州建康府人。當時叉手向前,對著郡王道:“告恩王,這塊玉上尖下圓,甚是下好,只好碾一個南海觀音。”郡王道:“好,正合我意。”就叫崔寧下手。下過兩個月,碾成了這個玉觀音。郡王即時寫表進上御前,龍顏大喜,崔寧就本府增添情給,遭遇郡王。 不則一日,時遇春天,崔待詔游春回來,入得錢塘門,在一個酒肆,與三四個相知方才吃得數杯,則聽得街上鬧吵吵。連忙推開樓窗看時,見亂烘烘道:“井亭橋有遺漏!”吃不得這酒成,慌忙下酒樓看時,只見:

初如螢人,次若燈光,千條蠟燭焰難當,萬座替盆敵不住。六丁神推倒寶天爐,八力士放起焚山火。驪山會上,料應褒姒逞嬌容;赤壁礬頭,想是周郎施妙策。五通神牽住火葫蘆,宋無忌趕番赤騾子。又不曾瀉燭澆油,直恁的煙飛火猛。

崔待詔望見了,急忙道:“在我本府前不遠。”奔到府中看時,已搬摯得磬盡,靜悄悄地無一個人。崔待詔既不見人,且循著左手廊下人去,火光照得如同白日。去那左廊下,一個婦女,搖搖擺擺,從府堂里出來。自言自語,與崔寧打個胸廝撞。崔寧認得是秀秀養娘,倒退兩步,低身唱個喏。原來郡王當日,嘗對崔寧許道:“待秀秀滿日,把來嫁與你。”這些眾人,都攛掇道,“好對夫妻,”崔寧拜謝了,不則一番。崔寧是個單身,卻也癡心。秀秀見恁地個后生,卻也指望。當日有這遺漏,秀秀手中提著一帕子金珠富貴,從主廊下出來。撞見崔寧便道:“崔大夫,我出來得遲了。府中養娘各自四散,管顧不得,你如今沒奈何只得將我去躲避則個。”當下崔寧和秀秀出府門,沿著河,走到石灰橋。秀秀道:“崔大夫,我腳疼了走不得。”崔寧指著前面道:“更行幾步,那里便是崔寧住處,小娘子到家中歇腳,卻也不妨。”到得家中坐定。秀秀道:“我肚里饑,崔大夫與我買些點心來吃!我受了些驚,得杯酒吃更好。”當時崔寧買將酒來,三杯兩盞,正是:三杯竹葉穿心過,兩朵桃花上臉來。道不得個“春為花博士,酒是色媒人”。秀秀道:“你記得當時在月臺上賞月,把我許你,你兀自拜謝。你記得也下記得?”崔寧叉著手,只應得“喏”。秀秀道:“當日眾人都替你喝采,‘好對夫妻!’你怎地到忘了?”崔寧又則應得“喏”。秀秀道:“比似只管等待,何下今夜我和你先做夫妻,不知你意下何如?”崔寧道:“豈敢。”秀秀道:“你知道不敢,我叫將起來,教壞了你,你卻如何將我到家中?我明日府里去說。”崔寧道:“告小娘子,要和崔寧做夫妻不妨。只一件,這里住不得了,要好趁這個遺漏人亂時,今夜就走開去,方才使得。”秀秀道:“我既和你做夫妻,憑你行。”當夜做了夫妻。

四更已后,各帶著隨身金銀物件出門。離不得饑餐渴飲,夜住曉行,迄邐來到衢州。崔寧道:“這里是五路總頭,是打那條路去好?不若取信州路上去,我是碾玉作,信州有幾個相識,怕那里安得身。”即時取路到信州。住了幾日,崔寧道:“信州常有客人到行在往來,若說道我等在此,郡王必然使人來追捉,不當穩便。不若離了信州,再往別處去。”兩個又起身上路,徑取潭州。不則一日,到了潭州,卻是走得遠了。就潭州市里討間房屋,出面招牌,寫著“行在崔待詔碾玉生活”。崔寧便對秀秀道:“這里離行在有二千余里了,料得無事,你我安心,好做長久夫妻。”潭州也有幾個寄居官員,見崔寧是行在待詔,日逐也有生活得做。崔寧密使人打探行在本府中事。有曾到都下的,得知府中當夜失火,下見了一個養娘,出賞錢尋了兒日,下知下落。也下知道崔寧將他走了,見在潭州住。

時光似箭,日月如梭,也有一年之上。忽一日方早開門,見兩個著皂衫的,一似虞候府干打扮。入來鋪里坐地,問道:“本官聽得說有個行在崔待詔,教請過來做生活。”崔寧分付了家中,隨這兩個人到湘潭縣路上來。便將崔寧到宅里相見官人,承攬了玉作生活,回路歸家。正行間。只見一個漢子頭上帶個竹絲笠兒,穿著一領白段子兩上領布衫,青白行纏找著褲子口,著一雙多耳麻鞋,挑著一個高肩擔兒。正面來,把崔寧看了一看,崔寧卻不見這僅面貌,這個人卻見崔寧:從后大踏步尾首崔寧來。正是:誰家稚子嗚榔板,驚起鴛鴦兩處飛。這漢子畢竟是何人?且聽下回分解。

竹引牽牛花滿街,疏籬茅舍月光篩。
玻璃盞內茅柴酒,白玉盤中簇豆梅。
休懊惱,且開懷,平生贏得笑顏開。
三千里地無知己,十萬軍中掛印來。

這只《鷓鴣天》詞是關西秦州雄武軍劉兩府所作。從順昌八戰之后,閑在家中,寄居湖南潭州湘潭縣。他是個不愛財的名將,家道貧寒,時常到村店中吃酒。店中人不識劉兩府,歡呼羅唣。劉兩府道:“百萬番人,只如等閑,如今卻被他們誣罔!”做了這只《鷓鴣天》,流傳直到都下。當時毆前大尉是陽和王,見了這詞,好傷感,“原來劉兩府直恁孤寒!”教提轄官差入送一項錢與這劉兩府。今日崔寧的東人郡王,聽得說劉兩府恁地孤寒,也差人送一項錢與他,卻經由潭州路過。見崔寧從湘譚路上來,一路尾著崔寧到家,正見秀秀坐在柜身子里。便撞破他們道:“崔大夫,多時下見,你卻在這里。秀秀養娘他如何也在這里?郡王教我下書來潭州,今日遇著你們。原來秀秀娘嫁了你,也好。”當時嚇殺崔寧夫妻兩個,被他看破。

那人是誰?卻是郡王府中一個排軍,從小伏侍郡王,見他樸實,差他送錢與劉兩府。這人姓郭名立,叫做郭排軍。當下夫妻請住郭排軍,安排酒來請他。分付道:“你到府中千萬莫說與郡王知道!”郭排軍道:“郡工怎知得你兩個在這里。我沒事,卻說甚么。”當下酬謝了出門,回到府中,叁見郡王,納了回書。看著郡王道:“郭立前日下書回,打潭州過,卻見兩個人在那里住。”郡王問:“是誰?”郭立道:“見秀秀養娘并崔待沼兩個,請郭立吃了酒食,教休來府中說知。”郡王聽說便道:“叵耐這兩個做出這事來,卻如何直走到那里?”郭立道:“也不知他仔細,只見他在那里住地,依舊掛招牌做生活。”

郡王教于辦去分付臨安府,即時差一個緝捕使臣,帶著做公的,備了盤纏,徑來湖南潭州府,下了公文,同來尋崔寧和秀秀,卻似:皂雕追紫燕,猛虎吠羊羔。不兩月,捉將兩個來,解到府中。報與郡王得知,即時升廳。原來郡王殺番人時,左手使一口刀,叫做“小青”;右手使一口刀,叫做“大青”。這兩口刀不知剁了多少番人。那兩口刀,鞘內藏著,掛在壁上。郡王升廳,眾人聲喏。即將這兩個人押來跪下。郡王好生焦躁,左手去壁牙上取下“小青”,右手一掣,掣刀在于,睜起殺番人的眼兒,咬得牙齒剝剝地響。當時嚇殺夫人,在屏風背后道:“郡王,這里是帝輦之下,不比邊庭上面,芳有罪過,只消解去臨安府施行,如何胡亂凱得人?”郡王聽說道:“叵耐這兩個畜生逃走,今日捉將來,我惱了,如何下凱?既然夫人來勸,且捉秀秀人府后花園去,把崔寧解去臨安府斷治。”當下喝賜錢酒,賞犒捉事人。解這崔寧到臨安府,一一從頭供說:“自從當夜遺漏,來到府中,都搬盡了,只見秀秀養娘從廊下出來,揪住崔寧道:‘你如何安手在我懷中?若不依我口,教壞了你!,要共崔寧逃走。崔寧不得已,只得與他同走。只此是實。”臨安府把丈案呈上郡王,郡王是個剛直的人,便道:“既然恁地,寬了崔寧,且與從輕斷治。崔寧下合在逃,罪杖,發遣建康府居住。”

當下差人押送,方出北關門,到鵝項頭,見一頂轎兒。兩個人抬著,從后面叫:“崔待詔,且不得去”崔寧認得像是秀秀的聲音,趕將來又不知恁地?心下好生疑惑。傷弓之鳥,不敢攬事,且低著頭只顧走。只見后面趕將上來,歇了轎子,一個婦人走出來,不是別人,便是秀秀,道:“崔待詔,你如今去建康府,我卻如何?”崔寧道:“卻是怎地好?”秀秀道:“自從解你去臨安府斷罪,把我捉人后花園,打了三十竹蓖,遂便趕我出來。我知道你建康府去,趕將來同你去。”崔寧道:“恁地卻好。”討了船,直到建康府。押發人自回。若是押發人是個學舌的,就有一場是非出來。因曉得郡王性如烈火,惹著他下是輕放手的。他又下是王府中人,去管這閑事怎地?況且崔寧一路買酒買食,奉承得他好,回去時就隱惡而揚善了。

再說崔寧兩口在建康居住,既是問斷了,如今也下怕有人撞見,依舊開個碾玉作鋪。渾家道:“我兩口卻在這里住得好,只是我家爹媽自從我和你逃去潭州,兩個老的吃了些苦。當日捉我人府時,兩個去尋死覓活,今日也好教人去行在取我爹媽來這里同住。”崔寧道,“最好。”便教人來行在取他丈人丈母,寫了他地理腳色與來人。到臨安府尋見他住處,問他鄰舍,指道:“這一家便是。”來人去門首看時,只見兩扇門關著,一把鎖鎖著,一條竹竿封著。間鄰舍:“他老夫妻那里去了?”鄰舍道:“莫說!他有個花枝也似女兒,獻在一個奢遮去處。這個女兒不受福德,卻跟一個碾玉的待詔逃走了。前日從湖南潭州捉將回來,送在臨安府吃官司,那女兒吃郡王捉進后花園里去,老夫妻見女兒捉去,就當下尋死覓活,至今不知下落,只恁地關著門在這里。”來人見說,再回建康府來,兀自來到家。

且說崔寧正在家中坐,只見外面有人道:“你尋崔待詔住處?這里便是。”崔寧叫出渾家來看時,不是別人,認得是璩公璩婆。都相見了,喜歡的做一處。那去取老兒的人,隔一日才到,說如此這般,尋下見,卻空走了這遭。兩個老的且自來到這里了。兩個老人道:“卻生受你,我不知你們在建康住,教我尋來尋去,直到這里。”其時四口同住,不在話下。

且說朝廷官里,一口到偏殿看玩寶器,拿起這玉觀音來看,這個觀音身上,當時有一個天鈴兒,失手脫下,即時間近侍官員:“卻如何修理得?”官員將土觀音反覆看了,道:“好個玉觀音!怎地脫落了鈴兒?”看到底下,下面碾著三字:“崔寧造”。“恁地容易,既是有人造,只消得宣這個人來,教他修整。”敕下郡王府,宣取碾玉匠崔寧。郡王回奏:“崔寧有罪,在建康府居住。”即時使人去建康,取得崔寧到行在歇泊了。當時宣崔寧見駕,將這玉觀音教他領去,用心整理。崔寧謝了恩,尋一塊一般的玉,碾一個鈴兒接住了,御前交納,破分清給養了崔寧,令只在行在居住。崔寧道:“我今日遭際御前,爭得氣。再來清溯河下尋問屋兒開個碾玉鋪,須不怕你們樟見!”

可煞事有斗巧,方才開得鋪三兩日,一個漢子從外面過來,就是那郭排軍。見了崔待詔,便道:“崔大夫恭喜了!你卻在這里住?”抬起頭來,看柜身里卻立著崔待詔的渾家。郭排軍吃了一驚,拽開腳步就走。渾家說與大夫道:“你與我叫住那排軍!我相問則個。”正是:平生不作皺眉事,世上應無切齒人。崔待詔即時趕上扯住,只見郭排軍把頭只管惻來側去,口里喃喃地道:“作怪,作怪!”沒奈何,只得與崔寧回來,到家中坐地。渾家與他相見了,便問:“郭排軍,前者我好意留你吃酒,你卻歸來說與郡王,壞了我兩個的好事。今日遭際御前,卻不怕你去說。”郭排軍吃他相同得無言可答,只道得一聲“得罪!”相別了。便來到府里,對著郡王道:“有鬼!”郡王道:“這漢則甚?”郭立道:“告恩王,有鬼!”郡工問道:“有甚鬼?”郭立道:“方才打清湖河下過,見崔寧開個碾玉鋪,卻見柜身里一個婦女,便是秀秀養娘。”郡王焦躁道:“又來胡說!秀秀被我打殺了,埋在后花園,你須也看見,如何又在那里?卻不是取笑我?”郭立道:“告恩王,怎敢取笑!方才叫住郭立,相問了一回。怕恩王下信,勒下軍令狀了去,”郡上道:“真個在時,你勒軍令狀來!”

那漢也是合苦,真個寫一紙軍令狀來。郡王收了,叫兩個當直的轎番,抬一頂轎子,教:“取這妮子來。若真個在,把來凱取一刀;若不在,郭立,你須替他凱取一刀!”郭立同兩個轎番來取秀秀。正是:麥穗兩歧,農人難辨。 郭立是關西人,樸直,卻不知軍令狀如何胡亂勒得!三個一徑來到崔寧家里,那秀秀兀自在柜身里坐地。見那郭排軍來得恁地慌忙,卻不知他勒了軍令狀來取你。郭排軍道:“小娘子,郡王鈞旨,教來取你則個。”秀秀道:“既如此,你們少等,待我梳洗了同去。”即時人士梳洗,換了衣服出來,上了轎,分付了丈夫。兩個轎番便抬著,徑到府前。郭立先人去,郡王正在廳上等待。郭立唱了喏,道:“已取到秀秀養娘。”郡王道:“著他入來!”郭立出來道。“小娘子,郡王教你進來。”掀起簾子看一看,便是一桶水傾在身上,開著口,則合不得,就轎子里不見了秀秀養娘。問那兩個轎番道:“我不知,則見他上轎,抬到這里,又不曾轉動。”那漢叫將人來道:“告恩王,恁地真個有鬼!”郡王道:“卻不叵耐!”教人:“捉這漢,等我取過軍令狀來,如今凱了一刀。先去取下‘小青’來。”那漢從來伏侍郡王,身上也有十數次官了。蓋緣是粗人,只教他做排軍。這漢慌了道:“見有兩個轎番見證,乞叫來問。”即時叫將轎番來道:“見他上轎,抬到這里,卻不見了。”說得一般,想必真個有鬼,只消得叫將崔寧來間。便使人叫崔寧來到府中。崔寧從頭至尾說了一遍。郡王道:“恁地又不干崔寧事,且放他去。”崔寧拜辭去了。郡王焦躁,把郭立打了五十背花棒。

崔寧聽得說渾家是鬼,到家中間丈人丈母。兩個面面廝覷,走出門,看著清湖河里,撲通地都跳下水去了。當下叫救人,打撈,便不見了尸首。原來當時打殺秀秀時,兩個老的聽得說,便跳在河里,已自死了。這兩個也是鬼。崔寧到家中,沒情沒緒,走進房中,只見渾家坐在床上。崔寧道:“告姐姐,饒我性命!”秀秀道:”我因為你,吃郡王打死了,埋在后花園里。卻恨郭排軍多口,今日已報了冤仇,郡王已將他打了五十背花棒。如今都知道我是鬼,容身不得了。”道罷起身,雙手揪住崔寧,叫得一聲,匹然倒地。鄰舍都來看時,只見:兩部脈盡總皆沉,一命已歸黃壤下。崔寧也被扯去,和父母四個,一塊兒做鬼去了。后人評論得好:

咸安王捺不下烈火性,郭排軍禁不住閑磕牙。
璩秀娘舍不得生眷屬,崔待詔撇不脫鬼冤家。


發表評論:


?
友情鏈接:三言二拍 安卓啦 囧ing 比比網
后三组六杀一码公式99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