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文燈下逢劉倩,師厚燕山遇故人。
隔斷死生終不底,人間最切是深情。

話說大唐中和年間,博陵有個才子,姓崔名護,生得風流俊雅,才貌無雙。

偶遇春榜動,選場開,收拾琴劍書籍,前往長安應舉。時當暮春,崔生暫離旅舍,往城南郊外游賞,但覺口燥咽干,唇焦鼻熱。一來走得急,那時候也有些熱了。 這崔生只為口渴,又無溪澗取水。只見一個去處:的的桃紅似火,依依綠柳如煙。竹籬茅舍,黃土壁,白板扉,啤啤犬吠桃源中,兩兩黃鸝鳴翠柳。

崔生去叩門,覓一口水。立了半日,不見一人出來。正無計結,忽聽得門內笑聲,崔生鷹覷鶻望,去門縫里一瞧,元來那笑的,卻是一個女孩兒,約有十六歲。那女兒出來開門,崔生見了,口一發燥,咽一發干,唇一發焦,鼻一發熱。

連忙叉手向前道:“小娘子拜揖。”那女兒回個嬌嬌滴滴的萬福道:“官人寵顧茅舍,有何見諭?”崔生道:“卑人博陵崔護,別無甚事,只圇走遠氣喘,敢求勺水解渴則個。”女子聽罷,并無言語。疾忙進去,用纖纖玉手捧著磁匝,盛半匝茶,遞與崔生。崔生接過,呷入口,透心也似涼,好爽利!只得謝了自回。想著功名,自去赴眩誰想時運未到,金榜無名,離了長安,匆匆回鄉去了。

倏忽一年,又遇開科,崔生又起身赴試。追憶故人,且把試事權時落后,急往城南。一路上東觀西望,只怕錯認了女兒住處。頃刻到門前,依舊桃紅柳綠,犬吠茸啼。崔生至門,見寂寞無人,心中疑惑。還去門縫里瞧時,不聞人聲。徘徊半晌,去白板扉上題囚句詩:

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。
人面不知何處去?桃花依舊笑春風。

題罷自回。明日放心不下,又去探看,忽見門兒呀地開了,走出一個人來。生得:須眉皓白,鬢發稀疏。身披白布道袍,手執斑竹枚杖。堪為四皓商山客,做得冶溪執釣人。 那老兒對崔生道:“君非崔護么?”崔生道:“丈人拜揖,卑人是也,不知丈人何以見識?”那者兒道:“君殺我女兒,怎生不識?”驚得崔護面色如上,道:“卑人未嘗到老丈宅中,何出此言?”老兒道:“我女兒去歲獨自在家,遇你來覓水。去后昏昏如醉,不離床席。昨日忽說道:‘去年今日曾遇崔郎,今日想必來也。,走到門前,望了一口,不見。轉身抬頭,忽見白板扉上詩,長哭一聲,瞥然倒地。老漢扶入房中,一夜不醒。早問忽然開眼道:‘崔郎來了,爹爹好去迎接。,今君果至,豈非前定?且清進去一看。”誰想崔生入得門來,里面哭了一聲。仔細看時,女兒死了。老兒道:“郎君今番真個償命!”崔生此時,又驚又痛,便走到床前,坐在女兒頭邊,輕輕放起女兒的頭,伸直了自家腿,將女兒的頭放在腿上,親著女兒的臉道:“小娘子,崔護在此!”頃刻間那女兒三魂再至,七魄重生,須臾就走起來。老兒十分歡喜,就賠妝查,招贅崔生為婿。后來崔生發跡為官,夫妻一“世團圓,正是:

月缺再圓,鏡離再合。花落再開,人死再活。

為甚今日說這段話?這個便是死中得活。有一個多情的女兒,沒興遇著個子弟不能成就,于折了性命,反作成別人洞房花燭。正是:有緣千里能相會,無緣對面不相逢。

說這女兒遇著的子弟,卻是宋朝東京開封府有一員外,姓吳名子虛。平生是個真實的人,止生得一個兒子,名喚吳清。正是愛子嬌癡,獨兒得惜。那吳員外愛惜兒子,一日也不肯放出門。那兒子卻是風流博浪的人,專要結識朋友,覓柳尋花。忽一日,有兩個朋友來望,卻是金枝玉葉,風子龍孫,是宗室趙八節使之子。兄弟二人,大的諱應之,小的諱茂之,都是使錢的勤兒。兩個叫院子通報。吳小員外出來迎接,分賓而坐。獻茶畢。問道:“幸蒙恩降,不知有何使令?”

二人道:“即今清明時候,金明池上士女喧閱,游人如蟻。欲同足下一游,尊意如何?”小員外大喜道:“蒙二兄不棄寒賤,當得奉陪。”小員外便教童兒挑了酒樽食墨,備三匹馬,與兩個同去。迄遲早到金明池。陶谷學士有首詩道:

萬座星歌醉后醒,繞池羅幕翠煙生。
云藏宮殿九重碧,日照乾坤五色明。
波面畫橋天上落,岸邊游客鑒中行。
駕來將幸龍舟宴,花外風傳萬歲聲。

三人繞池游玩,但見:

桃紅似錦,柳綠如煙。花間粉蝶雙雙,枝上黃鸝兩兩。踏青士女紛紛至,賞玩游人隊隊來。 三人就空處飲了一回酒。吳小員外道:“今日天氣甚佳,只可惜少個情酒的人兒。”二趙道:“酒已足矣,不如閑步消遣,觀看士女游人,強似呆坐。”三人挽手同行,剛動腳不多步,忽聞得一陣香風,絕似回蘭香,又帶些脂粉氣。吳小員外迎這陣香風上去,忽見一簇婦女,如百花斗彩,萬卉爭妍。內中一位小娘子,剛財五六歲模樣,身穿杏黃衫子。生得如何?

眼橫秋水,眉拂春山,發似云堆,足如蓮蕊。兩顆櫻桃分素口,一技楊柳斗纖腰。未領略遍體溫香,早已睹十分豐韻。 吳小員外看見,不覺遍體蘇麻,急欲捱身上前。卻被趙家兩兄弟拖回,道:“良家女予,不可調戲。恐耳目甚多,惹禍招非/小員外雖然依允,卻似勾去了魂靈一般。那小娘子隨著眾女娘自去了。小員外與二趙相別自回,一夜不睡,道:“好個十相具足的小娘于,恨不曾訪問他居止姓名。若訪問得明白,央媒說合,或有三分僥幸。”次日,放心不下,換了一身整齊衣服,又約了二趙,在金明池上尋昨日小娘子蹤跡:分明昔日陽臺路,不見當時行雨人。

吳小員外在游人中往來尋趁,不見昨日這位小娘子,心中悶悶不悅。趙大哥道:“足下情懷少樂,想尋春之興未遂。此間酒肆中,多有當笆少婦。愚弟兄陪足下一行,倘有看得上限的,沽飲三杯,也當春風一度,如何?”小員外道:“這些老妓夙娼,殘花敗柳,學生平日都不在意。”趙二哥道:“街北第五家,小小一一個酒肆,到也精雅。內中有個量酒的女兒,大有姿色,年紀也只好二八,只是不常出來。”小員外欣然道:“煩相引一看。”三人移步街北,果見一個小酒店,外邊花竹扶疏,里面杯盤羅列。趙二哥指道:“此家就是。”

三人人得門來,悄無人聲。不免喚一聲:“有人么?有人么?須臾之間,似有如無,覺得嬌嬌媚媚,妖妖燒撓,走一個十五六歲花朵般多情女兒出來。那三個子弟見了女兒,齊齊的三頭對地,六臂向身,唱個喏道:“小娘子拜揖。”那多情的女兒見了三個子弟。一點春心動了,按捺不下,一雙腳兒出來了,則是麻麻地進去不得。緊挨著三個子弟坐地,便教迎兒取酒來。那四個可知道喜!四口兒并來,沒一百歲。方才舉得一杯,忽聽得驢兒蹄響,車兒輪響,卻是女兒的父母上墳回來。三人敗興而返。

迄逛春色調殘,勝游難再,只是思憶之心,形于夢添。轉眼又是一年。三個子弟不約而同,再尋;日的。頃刻已到,但見門戶蕭然,當問的人不知何在。三人少歇一歇問信,則見那;日日老兒和婆子走將出來。三人道:“丈人拜揖。有酒打一角來。 

便問:“丈人,去年到此見個小娘于量酒,今日如何不見?”那老兒聽了,籟地兩行淚下:“復官人,老漢姓盧名榮。官人見那量酒的就是老拙女兒,小名愛愛。去年今日合家去上墳,不知何處來三個輕薄廝兒,和他吃酒,見我回來散了,中間別事不知。老拙兩個薄薄罪過他兩句言語,不想女兒性重,頓然倡快,不吃飲食,數日而死。這屋后小丘,便是女兒的墳。”說罷,又簌簌地淚下。三人嘴口不敢再問,連忙還了酒錢,三個馬兒連著,一路傷感不已,回頭顧盼,淚下沾襟,怎生放心得下!正是:夜深喧暫息,池臺惟月明,無因駐清景,日出事還生。 那三個正行之際,恍餾見一婦人,素羅罩首,紅帕當胸,顫顫搖搖,半前半卻,覷著三個,低聲萬福。

那三個如醉如癡,罔知所措。道他是鬼,又衣裳有縫,地下有影;道是夢里,自家掐著又疼。只見那婦人道:“官人認得奴家?即去歲金明池上人也。官人今日到奴家相望,爹媽詐言我死,虛堆個十墳,待瞞過官人們。奴家思想前生有緣,幸得相遇。如今搬在城里一個曲巷小樓,且是瀟灑。倘不棄嫌,屈尊一顧。”三人下馬齊行。瞬息之間,便到一個去處。人得門來,但見:小樓連苑,斗帳藏春。低糟淺映紅簾,曲閣這開錦帳。半明半暗,人居掩映之中;萬綠萬紅,春滿風光之內。 上得樓兒,那女兒便叫,“迎兒,安排酒來,與三個姐夫賀喜。無移時,酒到痛飲。那女兒所事熟滑,唱一個嬌滴滴的曲兒,舞一個妖媚媚的破兒,擋一個緊颼颼的箏兒,道一個甜甜嫩嫩的千歲兒。那弟兄兩個飲散,相別去了。吳小員外回身轉手,搭定女兒香肩,摟定女兒細腰,捏定女兒纖手,醉眼億斜,只道樓兒便是床上,火急做了一班半點兒事。端的是:春衫脫下,繡被鋪開;酥胸露一朵雪梅,纖足啟兩彎新月。未開桃蕊,怎禁他浪蝶深偷;半折花心,忍不住狂蜂恣采。時然粉汗,微喘相偎。 睡到天明,起來梳洗,吃些早飯,兩口兒絮絮叨叨,不肯放手。吳小員外焚香設誓,嚙臂為盟,那女兒方才掩著臉,笑了進去。

吳小員外自一路悶悶回家,見了爹媽。道:“我兒,昨夜宿于何處?教我一夜不睡。亂夢顛倒。”小員外道:“告爹媽,兒為兩個朋友是皇親國戚,要我陪宿,不免依他。”爹媽見說是皇親,又曾來望,便不疑他。誰想情之所鐘,解釋不得。有詩為證:

鏟平荊林蓋樓臺,摟上星歌鼎沸開。
歡笑未終離別起,從前荊棘又生來。

那小員外與女兒兩情廝投,好說得著。可知哩,筍芽兒般后生,遇著花朵兒女娘,又是芳春時候,正是:佳人窈窕當春色,才子風流正少年。 小員外員為情牽意惹,不隔兩日,少不得去伴女兒一宵。只一件,但見女兒時,自家覺得精神百倍,容貌勝常;才到家便顏色樵淬,形容枯槁,漸漸有如鬼質,看看不似人形。飲食不思,藥餌不進。父母見兒如此,父子情深,顧不得朋友之道,也顧不得皇親國戚,便去請趙公子兄弟二人來,告道:“不知二兄日前帶我豚兒何處非為?今已害得病深。若是醫得好,一句也不敢言,萬一有些不測,不免擊鼓訴冤,那時也怪老漢不得。”那兄弟二人聽罷,切切偶語:“我們雖是金枝玉葉,爭奈法度極嚴:若子弟賢的,一般如凡人敘用;若有些爭差的,罪責卻也不校萬一被這老子告發時,畢竟于我不利。”疾忙回言:“丈人,賢嗣之疾,本不由我弟兄。”遂將金明池酒店上遇見花枝般多情女兒始未敘了一遍。老兒大驚,道:“如此說,我兒著鬼了!二位有何良計可以相救?”二人道:“有個皇甫真人,他有斬妖符劍,除非請他來施設,退了這邪鬼,方保無恙。”老兒拜謝道:“全在二位身上。”二人回身就去。卻是:青龍共白虎同行,吉兇事會然未保。

兩個上了路,遠遠到一山中,白云深處,見一茅庵:黃茅蓋屋,白石壘墻。陰陰松瞑鶴飛回,小小池晴龜出曝。早柳碧梧夾路,玄猿白鶴迎門。

頃刻間庵里走出個道童來,道:“二位莫不是尋師父救人么?”二人道:“便是,相煩通報則個。”道童道:“若是別患,俺師父不去,只割情欲之妖。卻為甚的?情能生人,亦能死人。生是道家之心,死是道家之忌。”二人道:“正要割情欲之妖,救人之死。”小童急去,請出皇甫真人。真人見道童已說過了,“吾可一去。”迄逞同到吳員外家。才到門首,便道:“這家彼妖氣罩定,卻有生氣相臨。”卻好小員外出見,真人吃了一驚,道:干鬼氣深了!九死一生,只有一路可救。”驚得老夫妻都來跪告真人:“俯垂法術,救俺一家性命!”真人道:“你依吾說,急往西方三百里外避之。若到所在,這鬼必然先到。倘若滿了一百二十日,這鬼不去,員外拼著一命,不可救治矣!”員外應允。 備素齋,請皇甫真人齋罷,相別自去。者員外速教收拾擔仗,往西京河南府去避死,正是:曾觀前定錄,生死不由人。

小員外請兩個趙公子相伴同行。沿路去時,由你登山涉嶺,過澗渡橋,閑中鬧處,有伴無人,但小員外吃食,女兒在旁供菜;員外臨睡,女兒在傍解衣;若員外登廁,女兒拿著衣服。處處莫避,在在難離。不覺在洛陽幾日。

忽然一日屈指算時,卻好一百二十日,如何是好?那兩個趙公子和從人守著小員外,請到酒樓散悶,又愁又怕,都閣不住淚汪汪地,又怕小員外看見,急急拭了J、員外目睜口呆,罔知所措。正低了頭倚著欄于,恰好黃甫真人騎個驢兒過來。趙公子看見了,慌忙下樓,當街拜下,扯住真人,求其救度。吳清從人都一齊跪下拜求。真人便就酒樓上結起法壇,焚香步罡,口中念念有詞。行持了畢,把一口寶劍遞與小員外道:“員外本當今日死。且將這劍去,到晚緊閉了門。

黃昏之際,定來敲門。休問是誰,速把劍斬之。若是有幸,斬得那鬼。員外便活;若不幸誤傷了人,員外只得納死。總然一死,還有可脫之理。”分付罷,真人自騎驢去了。“小員外得了劍,巴到晚間,閉了門。漸次黃昏,只聽得剝啄之聲。員外不露聲息,悄然開門,便把劍所下,覺得隨手倒地。員外又驚又喜,心窩里突突地跳,連叫:“快點燈來!”眾人點燈來照,連店主人都來看。不看猶可,看時眾人都吃了一大驚:分開,‘片頂陽骨,傾下半桶冰雪水。

店主人認得砍倒的尸首,卻是店里奔走的小廝阿壽,十五歲了。因往街上登東,關在門外,故此敲門,恰好被劍砍壞了。當時店中嚷動,地方來見了人命事,便將小員外縛了。兩個趙公子也被縛了。等待來朝,將一行人解到河南府。

大尹聽得是殺人公事,看了辭狀,即送獄司勘問。吳清將皇甫真人斬妖事,備細說了。獄司道:“這是荒唐之言。見在殺死小廝,真正人命,如何抵釋!”喝教手下用刑。卻得跟隨小員外的在衙門中使透了銀子。獄卒稟首:“吳清久病未痊,受刑不起。那兩個宗室,止是于連小犯。”獄官借水推船,權把吳清收監,候病痊再審,二趙取保在外。一面著地方將棺木安放尸首,聽候堂上吊驗,斬妖劍作兇器駐庫。

卻說吳小員外是夜在獄中垂淚嘆道:“爹娘止生得我一人,從小寸步不離,何期今日死于他鄉!早知左右是死,背井離鄉,著甚么來!”又嘆道:“小娘子呵,只道生前相愛,誰知死后纏綿。恩變成仇,害得我骨肉分離,死無葬身之地。我好苦也!我好恨也!”嗟怨了半夜,不覺睡去。夢見那花枝般多情的女兒,妖妖燒燒走近前來,深深道個萬福道:“小員外休得悵恨奴家。奴自身亡之后,感大元夫人空中經過,憐奴無罪早夭,授以太陰煉形之術,以此元形不損,且得游行世上。感員外隔年垂念,因而冒恥相從;亦是前緣宿分,合有一百二十日夫妻。今已完滿,奴自當去。前夜特來奉別,不意員外起其惡意,將劍砍奴。今日受一夜牢獄之苦,以此相報。阿壽小廝,自在東門外古墓之中,只教官府復驗尸首,便得脫罪。奴又與上元夫人求得玉雪丹二粒,員外試服一粒,管取百病消除,元神復舊。又一粒員外謹藏之,他日成就員外一段佳姻,以報一百二十日夫妻之恩。”說罷,出藥二粒,如雞董般,其色正紅,分明是兩粒火珠。那女兒將一粒納于小員外袖內,一粒納于口中,叫聲:“奴去也!還鄉之日,千萬到奴家荒墳一·顧,也表員外不忘故;日之情。”

小員外再欲叩問詳細,忽聞鐘聲那耳,驚醒將來。口中覺有異香,腹里一似火團展轉,汗流如雨。巴到天明,汗止,身子頓覺健旺,摸摸袖內,一粒金丹尚在,宛如夢中所見。小員外隱下余情,只將女鬼托夢說阿壽小廝見在,請復驗尸首,便知真假。獄司稟過大尹。開棺檢視,原來是舊筒帚一一把,并無他物。尋到東門外古墓,那阿壽小廝如醉夢相似,睡于破石梆之內。眾人把姜湯灌醒,問他如何到此用M、廝一毫不知。獄司帶那小廝井茗帚到大尹面前,教店主人來認,實是阿壽未死,方知女鬼的做作。大尹即將眾人趕出。皇甫真人已知斬妖劍不靈,自去入山修道去了。二趙接得吳小員外,連稱恭喜。酒店主人也來謝罪。三人別了主人家,領著仆從,歡歡喜喜回開封府來。

離城還有五十余里,是個大鎮,權歇馬上店,打中火。只見問壁一個大戶人家門首,貼一張招醫榜文:本宅有愛女患病垂危,人不能識。倘有四方明醫,善能治療者,奉謝青蚊十萬,花紅羊酒奉迎,決不虛示。

吳小員外看了榜文,問店小二道:“問壁何宅?患的是甚病,沒人識得?”小二道:“此地名諸家莊。間壁住的,就是諸老員外,生得如花似玉一位小娘子,年方一十六歲。若干人來求他,老員外不肯輕許。一月之間,忽染一病,發狂檐語,不思飲食,許多太醫下藥,病只有增無減。好一主大財鄉,沒人有福承受得。可惜好個小娘子,世間難遇。如今看看欲死,老夫妻兩口兒晝夜啼哭,只祈神拜佛。做好事保福,也不知費了若干錢鈔了。”小員外聽說心中暗喜,道:“小二哥,煩你做個媒,我要娶這小娘于為妻。”小二道:“小娘子一生九死,官人便要講親,也待病痊。”小員外道:“我會醫的是狂玻不愿受謝,只要許下成婚,手到病除。” 小二道:“官人請坐,小人即時傳語。”

須臾之間,只見小二同著諸公到店中來,與三人相見了。問道:“那一位先生善醫?”二趙舉手道:“這位吳小員外。”褚公道:“先生若醫得小女病痊,帖上所言,毫厘不敢有負。”吳小員外道:“學生姓吳名清,本府城內大街居祝父母在堂,薄有家私,豈希罕萬錢之贈。但學生年方二十,尚未婚配。久慕宅上小娘子容德俱全,倘蒙許諧秦晉,自當勉效盧扁。”二趙在傍,又幫襯許多好言,夸吳氏名門富室,又夸小員外做人忠厚。諸公愛女之心,無所不至,不由他不應承不。 便道:“若果然醫得小女好時,老漢賠薄薄妝查,送至府上成婚。”吳清向二趙道:“就煩二兄為媒,不可退悔!”褚公道:“豈敢!”當下褚公連三位都請到家中,設宴款待。吳清性急,就教老員外:“引進令愛房中,看病下藥。”褚公先行,吳清隨后。也是緣分當然,吳小員外進門時,那女兒就不狂了。吳小員外假要看脈,養娘將羅篩半揭,幃中但聞金訓索瑯的一聲,舒出削玉團冰的一只纖手來。正是:未識半面花容,先見一雙玉腕。

小員外將兩手脈俱已看過,見神見鬼的道:“此病乃邪魅所侵,非學生不能治也。”遂取所存玉雪丹一粒,以新汲井花水,令其送下。那女子頓覺神清氣爽,病體脫然,褚公感謝不荊是日三人在褚家莊歡飲。至夜,褚公留宿于書齋之中。次日,又安排早酒相請。二趙道:“擾過就告辭了,只是吳小員外煙事,不可失信。”褚公道:“小女蒙活命之恩,豈敢背恩忘義,所諭敢不如命!”小員外就拜謝了岳丈。褚公備禮相送,為程儀之敬。三人一無所受:作別還家。 吳老員外見兒子病好回來,歡喜自不必說。二趙又將婚姻一事說了,老員外十分之美,少不得擇日行聘。六禮既畢,諸公備千金嫁裝,親送女兒過門成親。吳小員外在花燭之下,看了新婦,吃了一驚:好似初次在金明池上相逢這個穿杏黃衫的美女。過了三朝半月,夫婦廝熟了。吳小員外叩問妻子,去年清明前二日,果系探親人城,身穿杏黃衫,曾到金明池上游玩。正是人有所愿,天必從之。那褚家女子小名,也喚做愛愛。

吳小員外一日對趙氏兄弟說知此事,二趙各各稱奇:“此段姻緣乃盧女成就,不可忘其功也。”吳小員外即日到金明池北盧家店中,述其女兒之事,獻上金帛,拜認盧榮老夫婦為岳父母,求得開墳一見,愿買棺改葬。盧公是市井小人,得員外認親,無有不從。小員外央陰陽生擇了吉日,先用三牲祭禮澆奠,然后啟土開棺。那愛愛小娘子面色如生,香澤不散,乃知太陰煉形之術所致。吳小員外嘆羨了一回。改葬已畢,請高僧廣做法事七晝夜。其夜又夢愛愛來謝,自此蹤影遂絕。后吳小員外與褚愛愛百年諧老。盧公夫婦亦賴小員外送終,此小員外之厚德也。有詩為證:

金明池畔逢雙美,了卻人間生死緣。
世上有情皆似此,分明火宅現金蓮。


發表評論:


?
友情鏈接:三言二拍 安卓啦 囧ing 比比網
后三组六杀一码公式99%